宋朝的春节很像西方万圣节:面对青面獠牙的恶鬼,记得用这招让他

2020-07-03 539 views

过完了除夕,就是大年初一,别名「开正」,又叫「新正」,在宋朝则名曰「元日」「元旦」。

宋朝人过年,时间跨度太长:临近冬至就有了年味,过了元宵才宣告结束。在长达两个月左右的马拉松式狂欢中,隔三差五就有一个小高潮,但最大的高潮还是元日,也就是大年初一。

和现在一样,宋朝人到了大年初一也要拜年,也要馈岁,也要给小孩子发红包,也会有鼓吹班、子弟团、杂技艺人、傀儡艺人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和欢呼声中巡迴演出,将新年的喜庆气氛以非常热闹的方式展现出来。

不过宋朝距现代毕竟有些遥远,当时拜年的规矩肯定与现在大不一样,发红包的规则肯定和今天不尽相同,沿街表演的艺人在装束打扮和演出方式上肯定也会有某些独特之处。

春节很像西方万圣节

假设您是一个宋朝人,一觉睡到大年初一,早晨起来出门上街。打开您家的大门之前,笔者建议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备,免得自己被吓昏过去。

开个门而已,怎幺会吓昏呢?原因很简单,当您刚刚打开那扇门的时候,门口很可能突然冒出来几只青面獠牙的恶鬼,尖叫着向您猛扑过来!

这时候您千万不要怕,最好从腰包里摸出一把铜钱,朝那些恶鬼撒过去。常言说得好,有钱能使鬼推磨,只要掏钱,鬼就会撤;如果不掏钱,鬼会一直缠着您,堵在您的家门口,不让离开。

宋朝的春节很像西方万圣节:面对青面獠牙的恶鬼,记得用这招让他

这世上当然没有活生生的鬼,现在没有,宋朝也没有。既然没有,堵在门口找您要钱的这些鬼又是从哪儿来的呢?

原来他们都是赶在大年初一早上沿门挨户讨钱的乞丐。

《梦粱录》载:

「打夜胡」是宋朝方言,又名「打野呵」,本义是指流动艺人沿街串戏,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地,靠过往观众赏钱度日。乞丐并非艺人,但是作为职业乞丐,身上都有绝活,有的会翻跟头,有的会拉胡琴,有的会唱莲花落,有的会戴上面具扮鬼吓人。平日里靠扮鬼吓人讨钱,只能挨一顿打,可是到了大年初一却能为街坊讨吉利—街坊出钱让他们离开,就等于是真正的恶鬼被赶走了,可以平平安安过大年了。

以前台湾人过年时,也会遇到乞丐上门索讨红包,但是讨要的方法不像宋朝乞丐这幺生猛,并不扮鬼吓人,而是手执摇钱树(用一根榕树枝悬挂串了红线的铜钱),口唱莲花落:

都是让人听了开心的吉祥话,一开心,红包就递过去了,大家皆大欢喜。

《梦粱录》又载:

大年初一前天晚上,也就是除夕当晚,民间小儿女正在守岁的时候,从皇宫里浩浩蕩蕩开出来一队神神鬼鬼,这批神鬼由御林军和教坊司艺人装扮,可比初一早晨扮鬼讨钱的那些乞丐专业多了,他们除了戴面具,还化了彩妆,身上穿着戏服,手还拿着兵器和彩旗,有扮天兵的、有扮天将的、有扮判官的、有扮阎罗的、有扮灶君的、有扮土地的、有扮锺馗的、有扮小鬼的,脸上五颜六色,旗帜五彩缤纷,彷彿百神聚会,又像群魔乱舞。

在一阵鼓吹声中,大队人马出了皇宫,绕城游行。假如我们在除夕夜来到宋朝京城,看见迎面走来无数神鬼,真有可能以为选错了时间,没赶上春节,却赶上了万圣节。从民俗学的角度讲,无论是新正早晨的乞丐扮鬼,还是除夕夜的神鬼游行,其实都是上古傩戏的遗风。什幺是傩戏?就是以人扮鬼,演一场驱鬼的闹剧,以此来恐吓真正的鬼。

书籍介绍

《过一个欢乐的宋朝新年》,时报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李开周

宋朝是个魅力十足的朝代,商业发达、文化繁荣,市井小民的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、多采多姿。距离我们七、八百年,但现今的新年习俗几乎都能从宋朝找到源头,像是祭灶、摆春饭、压岁钱、除夕守岁、元旦烧香、贴春联、放鞭炮、初二回娘家、十五元宵等,都能和宋朝遥相呼应。

但宋朝过年还是有些与现代不太相同的地方,你知道皇帝过年仍然得上朝吗?宋朝人的春节假期比现代人短?宋朝的冬至和台湾的尾牙有何异同?送灶神的习俗有何特殊之处?宋朝人採买哪些年货?春联怎幺贴?压岁钱怎幺发?怎样祭祖、拜年?年夜饭餐桌上有哪些菜色?且听作者娓娓道来,看看会吃、会玩的宋朝人怎样把新年过得丰富又热闹,书末并附宋朝新年小辞典和新年习俗。阅读本书,有如身历其境般趣味盎然,彷彿与宋朝人一起度过既热闹又舒心的新年。

宋朝的春节很像西方万圣节:面对青面獠牙的恶鬼,记得用这招让他
上一篇: 下一篇: